<dl id="rpnrf"><menu id="rpnrf"></menu></dl><em id="rpnrf"></em><em id="rpnrf"></em>
      <div id="rpnrf"><tr id="rpnrf"><mark id="rpnrf"></mark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我们为什么要过三八妇女节

              发布时间:2019/3/9 15:13:47 点击数:
            导读:我们为什么要过三八妇女节

            每年3月8日,大多数女性照例会过妇女节。过节的方式多种多样,单位里的女职工有的会享受到半天假期,三五成群去逛逛街,?#32676;?#33590;;?#34892;?#21333;位可能会给女职工们发点儿小福利,两条毛巾、一桶洗衣液、几只乐扣保鲜盒;?#34892;?#21333;位还会组织大家看场电影,学学插花?#24080;酰?#25110;者到烘焙坊里烤几块?#26696;狻?#26080;论如何,礼轻情义重,都彰显了组织对女性的关?#22330;?#32463;由这些“仪式”的烘托,女性们的被重视感油然而生,节后自然会以更饱满的热情投入到工作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过三八节,自然会联想到男女平等问题。这是一个人类曾经面临的最普遍的问题,生活在古代社会的先民,尽管山高水远,道阻?#39029;ぃ?#20154;们无法进行沟通和交流,却都无一例外地经历过男尊女卑的时代,正如美国著名的女性主义理论家凯瑟琳·麦金农所说,?#20843;?#26377;的文化?#23478;?#23427;们自己的方式去敌视女性平等”。在古代中国,曾有“夫为妻纲”“三从四德?#20445;?#22899;子的社会功能被定位为传宗接代,承续香火;而在最早提倡自由、平等、人权的欧美国家,女性的参政权、财产权、对子女教育权的行使等也都需依?#30340;行浴?#20170;天,尽管大多数国?#19994;?#23466;法规定了性别平等,但在家庭、教育、职场、公共事务的参与方面,女性受歧视的现象仍时有发生,而更可悲的是,这种状况甚至被一些女性理解为理所当然。

            平心而论,若从从业的占比情况来看,女性的地位确乎有?#31169;?#22823;提高。每年三八节,正逢?#20132;?#26399;间,我们会看到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中女性的飒爽英姿,而从公布的数据来看,女性代表和委员的比例在逐届上升,她们与?#34892;?#20195;表或委员共商国是,行使参政议政的权利。在?#20132;?#25253;道的记者群里,在那些“长枪短炮”的丛?#31181;校?#20063;不乏女记者、女主持人的身影,她们以独特的视角,向人们传递来自?#20132;?#25110;各行各业的声音。

            从事“抛头露面”的工作,是生活在一百多年前女性的梦想。?#24576;?#20026;中国女权启蒙之父的金天翮,在1903年出版的《女界钟》中,曾提出“天下兴亡,匹夫?#24615;穡?#21305;妇亦?#24615;?#28937;?#28953;?#21160;一?#20445;?#23613;管身处满清专制统治时期,金天翮也已?#40092;?#21040;妇女参政的重要性,“女子议政之问题,在今?#24080;?#30028;已不可得而避矣。”他希望女子可以从事各种职业,参与公共事务决策,“吾祝吾女子之得为议?#20445;?#21566;?#20173;?#24322;日中国海军、陆军、大藏、?#25991;薄?#22806;务省皆有吾女子之足迹矣;吾更愿异日中国女子积其道德、学问、名誉、资格而得举大统领之职也。”若金天翮看到如今活跃在人大或政协的女代表或女委?#20445;?#34892;使着“议员”的权利,看到各行各业中女性的身影?#20445;?#35813;会感到欣慰吧。

            从法理的角度而言,今天的女性在婚姻家庭、财产继承方面的权利也得到?#31169;蝦梦?#25252;。而在金天翮呼吁女权的时代,这些都是女子们不敢想象的。著名的女革命家秋瑾,曾对此控诉,“世界上最不平等的事,就是男女的不平等。”她特别不理解为什么男女同样都是父母所生,女子却没有财产继承权,“最恨夫人行毒制,女何卑贱子何尊?纵有百万产业女无分,尽归男儿一身承。?#32622;?#37117;是?#21672;?#20859;,一般骨肉两看承。”在娘家时如此,直到女子婚姻后,夫妻之间也无平等可言,女子常处被人“凌虐”的地位。她批判这种男尊女卑的制度,斥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等为一派“胡说”。秋瑾还对男女平等进行论证,“天生男女,四肢五官,才智见识,聪明勇力,俱是同的,天赋权利,亦是同的。”可以说,正是由于有金天翮这样?#34892;?#30340;启蒙与秋瑾这样女性的抗争,才有了日后中国女性地位的日渐提高和改善,在今天我们视为不言而喻的权利,在其最初提出时则有石破天惊之功。

            与金天翮、秋瑾所处的时代相比,今天女性的地位已不可同日而语。不过,现在一些职业中女性比例偏高,?#28909;?#24188;儿园、小学或中学教师中,女性从业者较多,?#27807;?#19968;些人开始担心,男孩子会否因此而变得越来越缺乏阳刚之气?由于选拔方式的固化,决定了擅长考试的女性更容易成为法官检察官,长此以往,会否使法律的?#35270;?#21644;执行过程缺乏刚性而呈现阴柔的特点?有的单位为?#24605;?#23569;女性因经期孕期哺乳期对工作造成的“影响?#20445;?#22312;考录时设置一些人为障碍,变相减少女性从业的机会。

            对于这样一些?#26696;?#26696;”性的问题,则需求助司法?#23548;?#26469;解决和推动,而在中国?#35270;?#22899;性通过诉讼解决这些问题的案例。在这方面,美国的女权主义者的行动或?#21830;?#20379;一些借鉴,前述美国的凯瑟琳·麦金农教授,就不仅通过建构理论,“从根本上以哲学方式处理女性问题?#20445;?#32780;?#19968;?#36890;过提供律师诉讼服务,为身心遭受摧残的女性维护权益。这种?#23548;?#20013;的技术性操作和制度性保?#24076;?#21017;是中国女性维权时所缺乏的。

            节日给我们提供一种被尊重的仪式,而真正的平等则离不开理论和制度的合力,这绝不仅仅是过节就能解决的。


            上一篇:构建“先赔后缴?#34987;?#21046; 完善证券民事赔偿制度 下一篇:
            相关文章
            • 没有?#19994;较?#20851;文章!
            澳门真人赌场开户

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pnrf"><menu id="rpnrf"></menu></dl><em id="rpnrf"></em><em id="rpnrf"></em>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rpnrf"><tr id="rpnrf"><mark id="rpnrf"></mark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pnrf"><menu id="rpnrf"></menu></dl><em id="rpnrf"></em><em id="rpnrf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rpnrf"><tr id="rpnrf"><mark id="rpnrf"></mark></tr></div>